头台新闻

头台新闻

当前位置:头台新闻>财经>利用应收账款与在建工程虚增收入、虚减成本 肖永明如此包装藏格

利用应收账款与在建工程虚增收入、虚减成本 肖永明如此包装藏格

2019-11-01 08:52:34   【浏览】2927


9月18日,Hexun.com发表文章《赞格控股(000408):钾肥资本玩家肖永明封孔防雨之道》,引起广泛关注。肖永明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从事餐饮工作,他有一颗伟大的商人心。当他巧妙地利用商业机会达到自己行业的巅峰时,他迅速加入资本市场,计划首次公开发行(ipo)筹集20亿元人民币,并演变成90亿元人民币的借壳来源。

桑戈钾肥公司的首次公开募股将筹集20亿元,达到90亿元注入上市公司。在拟注入上市公司整体的290亿元龙铜产业价格被取消后,下一个最好的办法是将龙铜产业“折价”出售给上市公司“以资产偿还债务”。肖永明的资本规划可能远远不止于此。

由于将龙铜行业注入上市公司并非一朝一夕的事,于是肖永明退至次佳,采取蚂蚁搬家策略——分阶段、分步骤注入龙铜行业似乎是合理的。

一位投资银行官员告诉Hexun.com,对桑戈控股公司注入的资产的评估过于轻率。在这背后,必然会有相关利益的传递,这种传递不能被切断,但仍然是无序的。涉嫌侵犯中小股东权益。一旦有关部门进行现场检查,肯定会有所收获。

本文重点分析了近年来西藏钾肥的经营业绩质量。随后,贺勋将重点分析肖永明提议注入上市公司龙铜行业,并试图解读肖永明的资本运动。

高性能承诺泡沫破灭背后的投资故事

此前,注入上市公司并被怀疑估值过高的目标资产——桑戈钾肥——也在业绩承诺方面做了足够多的功课。根据相关公告,桑戈钾肥2012年至2014年实现营业收入25.41亿元、17.58亿元和26.83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4.36亿元、6.29亿元和8.57亿元。

与此同时,桑戈投资及其一致行动者承诺,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目标公司桑戈钾肥预计2016-2018年净利润将分别为11.45亿元、15.03亿元和16.27亿元。

泡沫迟早会破裂。

由于桑戈钾肥2015年的业绩尚未披露,Hexun.com对桑戈控股2016年至2018年的经营业绩进行了研究,完成了借壳,并试图对钾肥资本玩家肖永明的战略规划有更深的了解。

桑戈钾肥2016-2018年经营业绩如下:

2019年5月5日,国鑫证券(002736)作为此次重大资产重组的财务顾问,发布道歉声明。三年的业绩赌注未能达到相应的目标。

国鑫证券在其公告中指出,目前的利润补偿计划不包括股票补偿在内的最大利润补偿缺口为7.517588亿元。赞格投资、永红实业、肖永明和林季芳还有大量其他资产,有能力履行合同。

迄今为止,薪酬方面没有任何进展,桑戈控股的股本也没有变化。

未完成的业绩赌注仅仅是外表和数字,实际控制人肖永明的资本规划远远不止于此。

在建工程是在没有固定资产的情况下完成的,而虚拟成本的降低只是一种性能的提升。

桑戈控股2018年年报显示,在建工程总量达到13.14亿元,同比增长653.21%,2017年为1.74亿元。

根据Hexun.com审查的年度报告,在建工程是由于赞格控股子公司赞格锂工业20,000吨/年碳酸锂项目一期投资增加。

在对桑戈控股2018年年报运营的讨论和分析中,指出桑戈锂行业是按照预期的项目计划推进的,以确保项目建设进度、安装进度和施工质量。年产20,000吨碳酸锂(年产10,000吨碳酸锂)项目第一阶段已顺利完成并投入运行。项目投产后,一次性获得碳酸锂含量99.6%以上的合格产品,经权威部门测试,全部产品均达到电池级标准。

桑戈控股宣布桑戈锂工业项目一期工程将于2019年1月14日竣工投产。

根据公告时间计算,桑戈锂行业可以在年度报告的12月31日前投产,并选择延期不到半个月。桑戈控股也煞费苦心。根据会计准则,在建项目投产后应转为固定资产。一旦转入固定资产,下月将计提折旧,这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当前的经营业绩。

毕竟,2018年是一个业绩更好的时期。桑戈控股(Zangger Holdings)没有完成业绩押注的希望,毫不犹豫地将生产推迟了半个月。

然而,即使项目第一阶段已经完成投产,第一批产品达到标准,桑戈控股(Zangger Holding)仍然没有将在建项目转为固定资产的计划。

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桑戈控股在建工程金额为13.4亿元。

2018年桑戈控股固定资产达31.61亿元。2019年6月31日,桑戈控股的固定资产达到30.16亿元。固定资产变化不大,本期资产处置收入为零。

也就是说,截至2019年6月31日,13.4亿元在建工程是2018年的延续,没有在建工程转为固定资产。

桑戈控股(Zanger Holding)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在建项目的增加是由于碳酸锂项目的投资,明确指出20000吨/年碳酸锂项目的项目进度为88.19%,投资超出预算19.97%。

半年度报告中披露的信息与该公司1月14日宣布的年产1万吨碳酸锂第一期已顺利完成投产相矛盾。

如果项目进度低于90%,如何才能顺利完成并投入运行?财务数据是错误的还是公告误导了投资者?

根据会计准则,将在建工程转为固定资产有三个条件:

1)符合资本化条件的资产的实物建设(包括安装)或生产已经完成或基本完成。

2)购买、建造或生产的资本化资产基本符合设计要求、合同规定或生产要求。即使极少数地方不符合设计、合同或生产要求,它们的正常使用也不会受到影响。

3)购买、建造或生产的符合资本化条件的资产继续发生的金额很少或几乎不再发生。

西藏锂工业年产1万吨碳酸锂的上述三个一期项目已经到位。为什么13.4亿元迟迟不能转为固定资产?

推迟折旧以避免影响当前业绩可能是最好的解释,毕竟,它不能增加三年来未能实现业绩承诺的财务结果。

高额应收账款——涉嫌利用经销商增加收入

截至2019年6月30日,桑戈控股持有的应收账款为14.42亿元,一年内应收账款为14.94亿元。报告期内,计提坏账准备6061万元,计提比例为5.41%;

公司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8.07亿元,2018年下半年为21.36亿元,也就是说,公司过去一年的营业收入为29.43亿元,因此应收账款占一年营业收入的50.76%,表明桑戈控股公司收入的一半转化为应收账款。为了保持持续经营,其经营活动的现金流将变得越来越紧张,情况也是如此。

2019年上半年,桑戈控股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为-1.64亿元,2018年同期为-2.11亿元,2017年同期为-5.9亿元。

表面上看,桑戈控股公司的现金及时收回,但实际上它的现金流只是通过延长应付账款的支付而“产生”的。

2019年上半年,桑戈控股应付账款周转天数为1124.52天,这意味着其供应商至少需要3年才能收回货款。

事实上,公司2019年半年度报告的平均收款期为630.95,这意味着这部分应收账款至少需要2年才能全部收回。

事实上,2016年公司重组后,虽然收入基本呈逐年增长趋势,但平均收款期却逐年增加,从2016年的24.26天增加到2019年6月30日的630.95天,甚至应收账款也远远超过营业收入。

桑戈控制的钾肥以公司直销模式为主,分销模式为辅,应收账款越来越高,现金流越来越紧张,为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埋下了伏笔。

比同行高出20%的毛利率从何而来

根据该公司过去三年的业绩报告,贺勋网将东塔(002545)的钾肥收入和毛利率与桑戈控股进行了比较,发现桑戈控股同期的毛利率远高于东塔。

除了规模优势,桑戈控股如何确保毛利率比同行高出近20%。

鉴于东方铁路的钢结构和钾肥收入,很难区分财务报表中的相关费用,也无法与桑戈控制的费用明细进行比较。

根据2018年年报,桑戈控股还被瑞华出具了合格的审计报告,因为其太阳公司上海桑香贸易有限公司于2018年12月25日使用客户应收账款和供应商预付款共计18亿元购买了金瑞华安持有的五矿证券腾市一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的收益权。

瑞华表示,很难确定赞格控股太阳公司的藏祥贸易是否与客户和供应商有任何关系,以及贸易是否准确和完整。

总之,瑞华是否存在上述资金还不确定。至少事实没有证明它的存在。深交所的关注信也强调了这一点,从而揭露了实际控制人肖永明对相关资金的不正当占用。

随后,Hexun.com还将分析桑戈控股(Zangger Holding)巨龙铜业的“资不抵债”资产,根据实际控制人肖永明的“需求”,测试肖永明是否有可能以“蚂蚁搬家式”将其注入上市公司,以及该资产如何“价值灵活”。

(编辑:赵金波)

w88优德


上一篇:《密不可分》评测 和想象大不一样的JRPG
下一篇:中央财办副主任、财政部副部长廖岷 将应邀率团赴美举行中美经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