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台新闻

头台新闻

当前位置:头台新闻>财经>“爆款电影”与股东“减持”相伴 北京文化股价为何难回历史高点

“爆款电影”与股东“减持”相伴 北京文化股价为何难回历史高点

2019-10-30 18:51:34   【浏览】4288


尽管北京文化经常推广爆炸性电影,但它对企业收入的主要贡献并不稳定。此外,该公司不仅制作的电影很少,而且票房参差不齐,爆炸性产品带来的高票房往往被效果不佳的电影吞噬。

最近,北京京西文化旅游有限公司(000802.sz,以下简称“北京文化”)取得了多重积极发展。“攀登者”即将被释放,该公司参与了投资和宣传工作。它还预测旅游业将从增长中受益。《漫游地球》(Loving Earth)产生的收入将很快纳入报告,市场对其股价有一些想象。

当《流动地球》(Flow Earth)今年2月上映时,由于上映后票房强劲,该公司股价飙升。然而,在许多股东减少和股票出售禁令解除的压力下,股价迅速逆转,在半年内下跌了近一半。现在,北京文化因为自己的目标而再次走在前列。9月16日,该公司股东西藏久达在减持时将“卖出”指令误认为“买入”,引起市场担忧。

事实上,两个月前,北京文化对大规模股票解禁表示欢迎,上述自己的目标事件被市场批评为“孤注一掷的套现企图”。数据显示,自今年年初以来,北京文化的四大股东减持了1867.2万股,兑现了约2.088亿元人民币,直接引发了股价下跌。

然而,自8月底以来,在该公司宣布上半年业绩下滑后,其股价开始从8元开始反弹,并缓慢突破10元。那么,原因是什么?

上半年净亏损5368万元

8月23日晚,公司公布了2019年年中报告,上半年营业收入6210.7万元,同比下降79.54%。上半年净亏损5367.88万元,同比下降225.7%。对此,该公司表示:“受影视文化产业政策、市场环境和公司电影时间表的影响,本报告期影视文化业务的营业收入和利润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

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北京的文化、影视业务收入仅为2026.3万元。产品方面,电影、电视剧、网剧业务收入501.82万元,艺术家经纪人收入105.75万元,同比分别下降94.66%、99.22%和33%。

与影视文化部门相比,北京文化旅游文化业务的表现波动较小。2019年上半年,该行业贡献4184万元,占公司总收入的60%以上,但对提高公司整体业绩的作用有限。

根据8月7日的公告,北京文化来自运营收入约6亿至6.5亿元的《流浪地球》(Loving Earth),以及收入约2.4亿至2.8亿元的电影。受电影项目收入确认周期的影响,《漫游地球》的收入要到今年第三季度才能确认。

然而,这个消息一度给了外界一些想象。《中国日报》发布后,北京文化立即见底反弹。截至9月23日,北京文化报收10.22元/股,市值73.17亿元。在过去的20个交易日里,该股上涨了21.81%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前几年的经验,爆炸性电影的票房不能完全反映在公司的业绩上,北京文化能否在今年第三季度扭转还不得而知。

2018年第三季度,北京文化发行的电影《我不是药神》票房达到31亿元,公司返还给母亲的净利润为3.26亿元,同比增长4.99%。2017年,《狼侠2》全球票房56亿元。同年,公司实现净利润3.1亿元,同比下降40%。

为什么重要的股东会减持股份

经过对数据的仔细分析,不难看出,自今年以来,北京文化的股价大多处于下行区间。8月15日,该股以8元见底,触及五年低点,较《漫游地球》发行时的15.11元高点下跌逾45%。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股东减持或股价下跌的重要原因之一。今年1月,控股股东华利控股增持股份的信托计划到期。根据信托计划的约定,基金方将清算信托财产,导致信托计划被动缩减。截至7月18日,华利控股被动减持计划实施期已过,累计被动减持973.9万股。

不仅如此,公司的第三大股东西藏金宝也有被动减持的情况。由于质押股份涉及违约,质权人的第一家企业实施了违约处置。截至2019年8月22日,西藏金宝被动减持625.8万股,未来仍有被动减持的可能。数据显示,北京文化自今年年初以来已售出1867.2万股,参考市值为2.088亿元。

然而,在不久的将来,一些投资者似乎开始反常地行动,关于假期后是否限制该公司的讨论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数据显示,由吴京、章子怡、胡歌等主演的《登山者》将在国庆前夕上映,而北京文化参与了这部电影的投资和宣传。截至9月22日,猫眼电影中“想看”的人数已经超过45万,业内预测票房将超过20亿元。

那么,北京文化的投资份额是多少?面对股东的询问,北京文化只表示:“相关协议已经签署”,但没有透露更多。

基本面有待改善

许多投资者预测,北京文化将在国庆节前后开始上升趋势,然后进入衰退状态。这一轮投资应该主要是短期的进出。

"从过去的经验中吸取的教训是未来的指南."自2017年以来,北京文化赢得了一系列爆炸性电影,如《狼侠》、《我不是毒神》、《流浪地球》。当时,股票价格呈现出大幅涨跌的特点。这部电影上映时,资金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抽走。

根本原因在于公司基本面不稳定,无法支撑股价的长期上涨。从公司收入来源来看,2017年前三季度、2018年前三季度和2019年上半年收入占比最高的业务有:艺术家经纪业务、电视剧网络业务和旅游景点业务。

这也意味着,尽管北京文化经常利用机遇,但它对企业收入的主要贡献是不稳定的,其电影业务收入平平。《投资者网络》发现,北京文化不仅制作的电影较少,而且票房也参差不齐。爆炸性产品带来的高票房往往被效果不佳的电影所吞噬。

今年上半年,北京文化发行了四部电影,包括《漫游地球》、《现场介绍》、《马歌是一座城市》和《舞蹈》除了《漫游地球》之外,大象的收入分别为141,000元、50,382,000元和39,248,000元。

同样令资本市场担忧的是,北京的文化和金融透明度不高。在影视公司商誉减值表现大幅下降的情况下,北京文化2016年至2019年报告的商誉保持不变,仍为15.88亿元。

商誉主要来自北京文化的世纪合作伙伴星河文化经纪人和摩天轮文化。这三家公司都在赌博期间履行了他们的业绩承诺。例如,摩天轮文化(Ferris Wheel Culture)从2014年到2017年实现净利润1.1751亿元,仅比商定的1.1044亿元的目标高出707万元。

此外,在下注期过后,子公司的表现发生了变化。今年上半年,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经纪公司表现不佳,前者亏损706.1万元,后者仅亏损222.53万元。

对此,深交所早就注意到了奇怪的事情。2018年,该公司发布了一份调查函,要求各公司披露三家公司过去三年前五大供应商和客户的详细情况、交易金额等。其目的是确定上市公司是否利用这一隐性渠道进行关联交易并有利润传递行为。

不仅如此,公司控股权的不稳定性也是投资者关注的问题之一。根据调查资料,北京文化有16名股东,但没有实际控制人。最大股东华利控股仅持有15.9%的股份,而第二大股东富德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持有15.6%的股份。

股权结构分散的背后或与控股股东的资本危机相关。华利控股持有的股份不仅全部质押,还部分冻结。根据该公司7月22日晚间的公告,该公司最大股东华利控股(huali holdings)的730万股股份正等待冻结,占其股份的6.19%。

一系列复杂因素导致北京文化的股价远未达到43.17元的历史高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未来,电影爆炸、大股东减持和股价下跌会继续上演吗?


上一篇:二居室的房子一般多少平米?现代风格装修好不好?-江山风华装修
下一篇:记者:AC米兰正与斯帕莱蒂谈判,年薪450万欧合同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