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台新闻

头台新闻

当前位置:头台新闻>时事>探访法德顶尖科研机构,“科研密度”如何转化为“创新浓度”

探访法德顶尖科研机构,“科研密度”如何转化为“创新浓度”

2019-10-30 11:16:41   【浏览】4636


[编者按]上海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关键是提高创新政策能力,努力成为全球新学术理念、科学发现、技术发明和新产业方向的重要来源。由于别人的错误,聪明人会改正自己的错误。近日,《解放日报》与上海市科委合作,在2015年推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巡展”和“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回展”项目后,推出了“第三季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巡展”。解放日报、上官记者和上海市科学技术研究所的专家被派往德国、法国、比利时和瑞士参观著名的科研机构、孵化器、智库和高科技园区。从今天开始,上官新闻将陆续发表三篇调查报道。

最近,德国弗劳恩霍夫制造技术和自动化研究所(ipa)的两名研究人员来到上海,开始他们在上海的五年工作。他们正与上海交通大学的研究人员合作,为中国企业提供“工业4.0”解决方案。

德国弗劳恩霍夫应用研究促进协会是欧洲最大的应用科学研究机构,拥有72个研究机构。今年3月,上海交通大学弗劳恩霍夫协会智能制造项目中心在临港成立,这是该协会在中国成立的第一个科研机构。该中心中方主任王浩教授认为,坚持非营利属性和开发共同关键技术是弗劳恩霍夫协会成功的两大原因,值得上海借鉴。

法国巴斯德研究所也有很大的参考价值。这家从事传染病、微生物学和其他研究的私营机构在世界26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32个分支机构,形成巴斯德国际网络。这表明上海在积极引进科技资源的同时,可以主动加入全球创新网络,从而具有更大的全球影响力。

服务全行业的功能平台

弗莱恩霍夫系统和创新研究所(isi)政策、工业和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赖纳·弗里奇(rainer frietsch)博士表示,今年是德国卡尔斯鲁厄小镇绿树成荫的小建筑中弗劳恩霍夫协会成立70周年。协会的72个研究所位于德国各地,共有25,000多名员工。研究领域涵盖通信、制造、交通、能源、环境、卫生等行业,为企业和社会服务。2017年,弗劳恩霍夫协会共收到23亿欧元。除了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和国防研究的3亿欧元外,剩余资金的70%以上来自该协会与企业和金融科技项目的合同,近30%来自德国联邦政府和州政府。

弗里奇博士介绍了弗劳恩霍夫协会。俞陶然照片

弗劳恩霍夫协会是一个非营利协会。根据协会章程,各研究所不得向某一企业生产商品或转让专有技术。相反,需要通过与一些企业的合作来促进整个行业的技术进步。协会总部在评估每个研究所的绩效时,如果一个研究所横向课题的经费比例低于10%,就会受到质疑,因为它与企业合作不好。同样是1000万欧元,如果来自与一家企业的合同,不如与10家企业的合同好,因为后者更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

今天,上海正在规划一系列研发和转型功能平台,以促进高技术产业的发展。像弗劳恩霍夫协会一样,市政府对职能平台的定位是“非营利组织”。由于公司而非协会经营功能平台,如何在未来发展中保持非营利属性需要政府部门的指导和监督。

弗劳恩霍夫协会的专长还包括与企业合作开发共同的关键技术。当被问及成功的秘诀时,上海交通大学弗劳恩霍夫协会智能制造项目中心德国部主任兼ipa工厂规划部主任迈克尔·李克菲特回答说:“做生意就是做生意。”这意味着科研人员应该进入企业,与企业的研发人员一起工作,每天交流,这样突破才容易实现。王皓指出,弗劳恩霍夫协会与大学之间的合作机制也是技术突破的重要原因。“弗龙霍夫研究所的主任是一名大学教授。他们兼任主任后,不仅可以指导研究生,还可以通过学院平台聘请一批工程技术人员和市场人员。这突破了高校科研团队的局限,使实验室成果更容易转化为生产力。”

王浩教授带领团队开发了一个用于中德合作的人机集成制造系统。赖新林照片

向外辐射,建设科技创新网络

与弗劳恩霍夫协会不同,总部设在巴黎的巴斯德研究所是一个基础科学机构。该研究所还有巴斯德的故居和墓地,讲述了该研究所132年的历史。在过去的132年里,这个私人机构的10个人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医学奖。传染病预防和治疗的成就已经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巴斯德为什么能长期保持创新能力?巴斯德研究所国际合作部副主任Jennifer heurley出人意料地回答道:“品牌效应是关键。”在她看来,如果品牌建设做得好,巴斯德在世界各地的办事处可以吸引当地一流的科研人才,自然获得高水平的科研成果。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唐红表示,如此庞大的国际网络的原因来自该研究所创始人路易·巴斯德(Louis Pasteur)的想法:要研究传染病,不仅要留在欧洲的实验室,还要去非洲、东南亚和南美洲的流行病重点地区,加入流行病的一线研究,与当地研究机构和政府部门共同建立研究机构。今天,巴斯德的网络在五大洲的26个国家和地区拥有成员,与现代所有以前的主要流行病重叠。

巴斯德研究所巴黎总部俞陶然拍摄

巴斯德国际网络每年举行两次董事联席会议,汇集总部管理层和各分公司董事,讨论合作机制改革和未来研究方向。“如果上海要建设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它可以借鉴巴斯德研究所的做法。不仅要引进海外人才,还要在海外建立一批研究机构,向外辐射,建立科技创新网络。”唐红说。

前往巴斯德总部进行研究的上海科学院张敏芝博士持类似观点:“上海的公私科研机构可以加强国际品牌建设,更加积极地走出去,与国外一流的科研机构合作,通过创新网络汇聚各国的人才理念。这有利于创新决策能力的形成。”

上海科学研究所的三名医生参观了巴斯德的故居。蒋捷的照片

反对标准盖勒,打破合作创新的障碍

为了建立一个国家科学中心,政府如何在将高水平的科研机构和大学聚集在一起之后促进合作创新?被誉为“欧洲创新之都”的法国格勒诺布尔镇,在张江综合国家科学中心的建设中也值得借鉴。

格勒诺布尔位于阿尔卑斯山的中心,靠近法意边境。二战后,法国政府决定建立一个国家科学中心和民用核能及集成电路研发基地。为此,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和法国原子能和替代能源委员会(cea)等国家科学研究机构相继在此设立分支机构。通过国际合作,他们建立了一些科学仪器和实验室,如欧洲同步辐射源、劳厄-朗之万中子研究所和欧洲分子生物学实验室。

欧洲同步辐射源夜景(欧洲光源供应图)

经过70多年的发展,这座法国小镇形成了以五种科学仪器为基础的创新生态,能源、信息技术、材料等领域交叉融合,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工业部门协调发展。它已经成为世界领先的科学中心之一。

在盖勒科学半岛,有两个大型公园——终端公园和巨型公园。minatec主任Jean-charles guibert表示,该园区成立于2006年,旨在建立微电子和纳米技术研究集群,汇聚来自科研机构、大学和企业的研究人员,涵盖从基础研究到应用研究到技术转移和工业应用的整个科技创新链。巨人是基于这个概念建立的。该大型园区由中国科学院、中国国家遥感中心、3个科学仪器和3所地方大学共同赞助,旨在营造和谐的创新生态,促进跨学科和资源共享。过去10年来,巨人每年接待9000多名外国访问学者,孵化200多家企业。

Minatec公园(cea地图)

中国驻法大使馆公使衔参赞孙余明认为,上海张江、北京怀柔、安徽合肥正在建设的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可以组建联合研究团队,形成针对格勒诺布尔的多学科跨集群协同创新模式,这在发达国家很常见,并为个人、团队和管理部门制定相应的评估和评价体系,为科研组织模式探索新思路和新途径。曾多次访问格勒诺布尔的中国驻法大使馆科技司二秘茹·之桃表示,法国科研机构与大学之间的合作非常密切,组建联合研究团队是常态。相比之下,中国的科研机构和大学相互分离,合作相对薄弱。对他们来说,“比较等级和攫取资源”并不少见。“我希望国家科学中心的建设能够打破科研院所和大学以前的“赛马圈地”模式,打破合作创新的壁垒,为中国的跨机构、跨学科合作创新体系树立一个标杆。”

“构建创新生态对于提高创新政策来源能力至关重要。”上海科学院战略规划研究室主任朱雪艳博士说,“科研机构在物理空间的集中增加了‘研究密度’,但这并不等于‘创新集中度’。上海张江需要探索以任务为导向的科研组织模式,重点解决跨机构的关键问题,构建高度开放、强互动的一流创新生态,将“科研密度”转化为“创新集中度”

描述:拥有欧洲同步辐射源的巨型公园

总编辑:黄海华文本编辑:余陶然主题地图来源:欧洲地图编辑光源:周尹杰


上一篇:《一路成年》梁家辉唠叨不断 徐锦江狂喷西瓜遭嫌弃
下一篇:余额大增!私募新交易策略引燃主板融券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