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台新闻

头台新闻

当前位置:头台新闻>文化>6位大师最后的访谈,说尽了人生道理

6位大师最后的访谈,说尽了人生道理

2019-10-17 03:11:52   【浏览】3800


今天推荐的这套书真是太棒了!我也是。看起来不错!边肖拿到车的时候没有停下来,看了一下午(老板:记得加班写手稿。)

如果你也喜欢阅读文学作品,那么你肯定对这六个人并不陌生:海明威、博尔赫斯、马尔克斯、博洛尼亚、冯内古特和华莱士。

这套书汇集了他们死前接受的“最后一次采访”。

在采访中,他们畅所欲言,谈论爱情、名利、工作和心情,几乎说出了生活的真相。

在最后的采访中(共6卷),新世界推荐海明威、博尔赫斯、马尔克斯、冯内古特等经典文学作品,中信出版社出版正版书籍。

他们是影响了一代人的文学大师。

两人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一些人“颠覆了小说世界”,一些人赢得了数亿粉丝,还有一些人获得了各种宽大的奖项...

采访他们的人也非常优秀。

想听故事的人不会太坏。

这组采访是由顶级主要报纸的金牌记者进行的,包括《纽约时报》、《大西洋月刊》和时尚先生。记者的独特技能是挖掘故事和谈论生活。

这是一套长期以来在全世界流行的在线红皮书。

《最后的采访》(The Last Interview)一经出版,因其优秀的内容和出色的色彩价值,很快在instagram和twitter上流行开来。

与普通的传记海报不同,这本书的封面特别邀请布鲁克林插图画家手绘作者的肖像,这是非常艺术的。此外,平装本小册子被设计成轻便轻便,整套书好看又容易阅读。

由于被采访者和采访者的双重保证,很难想到最后的采访。

《洛杉矶时报》甚至评论道:“在许多方面,这甚至比阅读他们的小说更有趣。”

海明威对每个人都太熟悉了,硬汉文学,诺贝尔奖得主,冰山理论...甚至马库斯也是他的粉丝弟弟,他将在稍后介绍。

然而,海明威不是一个多产的作家。换句话说,他不愿意生产高产量。

在他看来,“作家可以和威尔斯相提并论。有多少作家就有多少种类的井。重要的是井里要有充足的水,最好定期抽出一定量的水,而不是先把井抽干,然后再等着水被注满。”

他有一种特殊的计算字数的方式,并且会严格控制他每天创造的字数。如果有一天他不小心写得太多,第二天他会去墨西哥湾钓鱼。

海明威的生活太真实和简单了。对他来说,生活就是“书籍、愉快的聊天、旅行、钓鱼和射击”和“每天游800米”。

他从不隐藏他的演讲,这正是他喜欢的-

“这种对话不会让你觉得无聊吗?这种私下的文学八卦让我感到恶心,就像35年前洗衣服一样。”

在纽约的一次安静的晚餐中,经过长时间忧郁的沉默后,他突然惊讶地说:“你知道吗——我认识的所有漂亮女人都在变老。”

关于被问了32958次的“你为什么住在古巴”这个问题,海明威没有给出一个好的答案:“如果你一直问老掉牙的问题,你只会得到老掉牙的答案。”

加西亚·马尔克斯(Garcia Marquez)也是诺贝尔奖得主和魔幻现实主义大师,在世界各地拥有数亿读者,美国总统克林顿是他的头号粉丝。

在边肖看来,马尔克斯是一名天才球员,他可以一直写作,而且一直都非常出色。

他最喜欢写作。“没有什么能阻止我继续写作...我想我一直在写作,也是因为害怕死亡。如果我停止写作,我很快就会死去。”

对马尔克斯来说,他的“成功也是“一百年的孤独”,“失败”也是“一百年的孤独”。

这部小说的完成第一次给他一种强烈而深刻的孤独感。“就像你可以通过周围的人群感受到你的孤独。你周围的人越多,渺小感就越强。”

成名后,这种孤独变得越来越强烈。

马克斯生来就是一名记者,他一直认为“新闻是我真正的职业”。不幸的是,“大明星”和“自由”的地位就像鱼和熊掌一样。很难两者兼得。

他开车去一个小镇接受采访,但是很早就在该地区等候的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都在观看和报道。马克斯叹了口气,说道,“我已经成为新闻本身。”

没办法,马尔克斯只能对小说写作倾注全部热情,所以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朽木》、《没有人给他写信上校》、《霍乱爱情》...出生了。

博尔赫斯被称为“作家”,对中国文学和青年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上个世纪的文坛对他有这样的评价——谁不读博尔赫斯的书,谁就一定对文学视而不见;谁不谈论博尔赫斯,似乎也等于无知浅薄。

据说卡尔维诺排队迎接博尔赫斯时既尊重又倾听。在他看来,博尔赫斯不亚于一个活生生的图书馆。

尽管博尔赫斯名声在外,但他本人非常低调和谦逊。

关于他的采访,开头包括一个大学生对他的采访。

他们谈到福克纳、惠特曼、梅尔维尔、卡夫卡、亨利·詹姆斯、陀思妥耶夫斯基、叔本华...博尔赫斯像一个善良的长者,几乎什么都知道。此外,博尔赫斯每隔五分钟就会停下来问面试官,“你不觉得无聊吗?你不会失望吗?”

在他看来,他不是天才作家。他甚至在书房里找不到自己的书-

“我怎么敢用托马斯·布朗爵士或爱默生的巨著写作?我只是个无名小卒。”

“我写的书证明不了什么。它们最不值得一提。”

罗伯托·波拉诺(Roberto bolano),拉丁美洲的艾略特和弗吉尼亚·伍尔夫,是马尔克斯繁荣时期过去后,在拉丁美洲大陆再次举着文学旗帜的人。

他不是一个有天赋的强大出口商。对博兰尼欧来说,“阅读比写作更重要”,所以他是一个书呆子,一个从小就博览群书的诗人和作家。他小说中的人物都是作家、诗人、艺术家和知识分子,带有自传色彩。

广泛的阅读使博兰尼欧的文学品味越来越敏锐。他甚至借用博尔赫斯的《恶棍传记》来编造一本书来批评他的同龄人,那就是《美国的纳粹文学》。

这本书包含美国文学作家写的92个故事,咒骂语的尖刻程度不亚于咒骂会议。

但他自己是个骗子。

“你在为敌人对你的广泛批评而哭泣吗?

“有很多很多次。每次我读到有人说我坏话,我就开始哭。我爬在地板上,抓住自己,无限期地停止写作,失去了食欲,我不抽烟,我去锻炼,我去海边散步,那里离我家不到30米。我问海鸥,它们的祖先吃鱼,鱼吃尤利西斯: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没有伤害你。”

提起冯内古特让人不知不觉就想唱周杰伦的《黑色幽默》。作为黑色幽默文学的代表人物,冯内古特最擅长以喜剧的形式呈现悲剧内容。

他的一生就像是外国版的“命运相互依赖”的故事。

他从小就听话,被康奈尔大学录取,但他的家人强迫他毫无兴趣地学习化学专业。他每年都被停职。

幸运的是,我赶上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并愉快地辍学参军,但没过多久我就被打败并俘虏了。

幸运的是,冯内古特在几个小时内躲过了一场滥杀无辜的爆炸,造成135,000多人死亡。地窖救了他的命。

幸运的是,经历了空袭后,冯内古特写了最畅销的小说《五号屠场》。他自己这样解释这件事:“我从每个死人身上赚三美元。”

这是那种总是把黑色幽默、讽刺、科幻和人道主义结合在一起的人。

在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但失去了朋友、妻子和无数亲人之后,冯内古特的人性观非常令人难忘——“我认为生活中心存在的最可怕、最可怕或最悲惨的虚伪是没有人敢触及的事实——人类不热爱生活。”

更幽默的是他的墓志铭:“一切都是美丽无害的。”

大卫·福斯特·华莱士,当代美国最伟大的作家之一,肯定不是麦当劳快餐店的中国版。早在1996年,小说《无尽的笑话》就震惊了文坛,被誉为“一代人的声音”。

像海明威一样,华莱士死于自杀。也许是因为抑郁,他的作品诙谐幽默,但也很有毒,看起来很有趣。为了不让他的灵感受到影响,他甚至试图停止服药,但他的病情恶化了。

读者评论他说,“这是一个用自己的话吹泡泡,然后偷偷戳破它的人。”

华莱士也会嘲笑他的小说家身份:“小说家是喜欢色迷迷的人。他们经常躲藏起来进行间谍活动。他们是天生的观察者。他们是观察者。他们就像坐在地铁上的人。他们冷漠的目光暗示着秘密,他们的眼睛几乎是贪婪的。”

他的书包含六篇关于他的采访,包括他自杀前的最后一次谈话。华莱士·侃侃谈到了当代美国的状况——娱乐、自律、生活、文学和他无法模仿的写作风格。

总之,看这些采访比看他们的作品容易得多。仅仅半个小时,我们就能满足几乎所有对作家的好奇心。

在这本书里,生活的所有真相都变得清晰了。


上一篇:中国发布丨2019网安周“网络空间安全人才培养暨学科建设”分
下一篇:八十个名人死亡之八字集锦 张永红 宋庭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