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台新闻

头台新闻

当前位置:头台新闻>教育>开学8天被学校“劝退”,哪所学校能成特殊儿童“容身之所”?

开学8天被学校“劝退”,哪所学校能成特殊儿童“容身之所”?

2019-11-24 20:31:54   【浏览】4256


特殊教育,资料来源:图像昆虫创造力

芥末堆大卫10月11日报道

开学仅8天后,刚进入小学一年级的向恩(化名)就被学校“劝阻”。

向恩在重庆江北区劳伟小学学习。不像他的同学,他是一个特别的孩子。医生认为他发育不良,8岁时只有110厘米高。

至于向恩,学校给出的理由是,由于扰乱课堂、不服从命令等行为偏差,孩子们不适合在学校学习,学校缺乏特殊的教学条件是一大障碍。

事实上,向恩的经历不是偶然的。特殊儿童经常被学校拒绝,甚至被家长抵制。综合教育的口号已经喊了很多年,但在实施过程中仍然存在许多困难。缺乏专门的教师是问题的核心。许多普通学校不能招聘专业教师,他们经常担任学科教师,导致学生、家长和学校之间不断的摩擦。

根源是“国家政策和整个社会导向尚未形成大环境”。昆明大学学前教育与特殊教育学院院长唐敏表示,特殊教育教师普遍面临特殊教育学校教师短缺和普通学校教师短缺的局面,这与市场对特殊教育教师的强烈需求相矛盾。

除了教师问题之外,许多学校和教师对特殊教育的认识很浅,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缺乏家庭合作、相关政策和部门的支持也会影响正常班级的学习效果,最终可能会被异化为混合班级。

企业参与特殊教育活动,来源:图虫创意

向恩的父亲杨先生告诉芥川,在朋友的介绍下,向恩通过考试后于9月初进入劳伟小学一年级。然而,开学第二天,杨先生被叫到学校。学校说向恩不听问候,不打扰班级,也不接受老师的教育。一些异常行为没有向公众披露,因为它们涉及到儿童的隐私。

劳伟小学的陈校长说,当教育失败时,学校邀请家长陪他,“但是家长没有坚持下去,即使他们雇佣了系统的老师,他们也无法管理”。然而,杨致远否认了这一说法。杨先生说,在他陪同的学习期间,孩子整天都在他的视线里,没有任何问题。"打了两分钟电话后,老师说我儿子打了她,威胁到了他们的生命安全。"杨先生说他看了老师拍的视频,“甚至没有推推搡搡”

他说孩子们已经在校外机构接受了一年的入门课程。该机构告知孩子们,他们可以正常上学,幼儿园里只有轻微的摩擦,不会有伤害他人生命的行为。他认为是老师“对孩子有偏见”,教育的方式不适合激怒向恩,但是这种不好的感觉并没有传到有关的老师那里。

杨先生告诉芥川,学校告诉他,向恩的学生身份尚未得到处理,他可以回到自己的原籍。然而,杨先生认为,孩子入学时,他也通过了学校的相关考试,并向校长通报了向恩的基本情况。现在学校要求他们带孩子回万州上学,这很可能导致孩子不能上学。盛怒之下,他在网上发布了这次遭遇,引起了网民的注意。

然而,陈校长向芥子堆解释说,孩子们的父母故意隐瞒了相关信息。当他们与向恩交流时,他们不知道他是一个8岁的孩子,“所有的问题都是关于6岁的孩子”。向恩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行为。他直到上学才发现任何问题。他说,学校缺乏在正规班级学习的相应条件,“主要是因为缺乏专门的教师,并建议孩子们应该在其他学校的正规班级学习。”

老师正在做语言治疗。来源:拇指创造力

向恩的经历不是一个例子。长期以来,特殊儿童难以正常上课的问题经常被报道。重庆沙坪坝区红皂坊小学的语文老师李可利仍然担心家长对班里特殊孩子尹(别名)的抵制。

她回忆说她班上这个特殊的孩子有精神障碍。她在课堂上打扰其他学生,随地吐痰,往学生身上抹鼻屎,甚至下课后把学生的书或试卷扔进厕所。在多次失败的教育后,这些受影响孩子的父母多次联系尹的母亲。

在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后,班上掀起了一场“抵制湘阴”的风暴。“父母的意见是让香阴的母亲送香阴去一所特殊的学校。”向尹妈妈威胁报复,矛盾变得极其激烈。

在李可利看来,儿童社会化的过程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但是矛盾和冲突在特殊儿童社会化的过程中会更加明显和集中。

李凯丽已经教书10年了,先后在中小学任教。她接触了20多名特殊儿童,包括语言残疾、智力残疾和无残疾证书和无残疾类型的儿童。例如,由于出生时缺氧,她和同龄人在智力和体质上有很大差异。其中五个是她当语文老师和班主任时长期接触的孩子。

在她看来,特殊儿童的行为是不确定的。就课堂表现而言,有些人会突然在地上打滚,有些人会随时去厕所,有些人会撕毁书本和练习本,甚至会突然尖叫,跑到讲台上打断老师的讲课或其他骚扰老师的行为,等等。而一些特殊的孩子会在综合科目的课堂上,“当老师不注意跑回教室翻同学的书包时,他会在看到钱的时候拿走它。一些特殊的孩子到了青春期会突然在公共场合脱下裤子。

这给普通一线教师的管理带来了挑战。“特殊的孩子得去厕所,你得暂停讲课,安排1-2名同性同学帮忙;他们被学生欺负或打扰,你不得不花大量精力与他们相处。对于许多特殊的孩子来说,语言教育几乎没有什么效果。一旦你联系了你的父母,你经常会遇到不明智的父母,他们认为教育的责任在于学校,这给老师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这也导致许多老师害怕惹上麻烦,“一些老师忽略了班上的特殊孩子,让他们自己照顾自己,只要他们不影响其他学生的学习。"有些老师甚至看到特殊的孩子没有来上课,"他们没有问,但觉得有一个负担不见了。"

李凯丽坦白承认,虽然在学习特殊儿童的相关知识之前,他与特殊儿童有过一些接触,但他不可能与他们亲近。在他们极度紧张的情绪下,李凯丽甚至不敢接近他们,需要男老师或特殊孩子父母的帮助。

在某种程度上,李凯利能理解杨先生对老师的怀疑。在她接触的老师中,关于特殊儿童教育的知识几乎为零,没有科学合理的方法来面对这些问题。李可利决心做特殊教育研究,只是在他尝试了一些方法之后,比如语言教育,通过敲击桌子上的尺子发出警告,并要求父母这样做,但收效甚微。她认为自己仍然缺乏对特殊儿童的心理知识,没有能力为他们提供特殊教育和教学,在特殊儿童极度紧张的情绪下“有点不知所措”。

“非特殊教育专业的学生不知道如何进行评估,如何制定个人教育计划(iep),如何进行语言康复和运动康复,以及如何与特殊教育儿童相处,”唐敏直言不讳地说,甚至普通教师也需要长期大规模的培训和反复练习。

然而,问题是这种培训在许多学校仍然很少。李凯丽当了十年教师,至今只回忆了一次特殊教育培训。问题的另一面是特殊儿童的数量逐年增加。在凯利的学校,“2012年,学校有23个班级,每个班级平均有30名学生,整个学校只有3名特殊儿童;2019年,学校将有24个班级,每个班级平均有50名学生,学校将有十几名特殊儿童。”

思维速度,来源:图像昆虫创造力

由于专业人员的缺乏和特殊教育知识的普及,特殊儿童从康复治疗到正常上课,从校内到校外,可能会踏上许多雷区。

“许多问题都是相互关联的,”北京大学第六医院主任医师、北京自闭症儿童康复协会主席贾向梅说,他认为向恩拒绝参加常规课程的背后是一系列专业工作。

“向恩选择的干预机构是否符合法律,所使用的方法是否科学,诊断和治疗结果是否得到充分评估,特殊儿童进入正规学校的标准是什么?学校在所有领域都进行科学测试吗?”贾向梅问了一系列问题,“孩子们的标准行为能力有问题吗?这不仅仅是智商测试,”这与父母的隐瞒无关。“孩子不能负重,需要专业判断,”以及“如果一个六岁的孩子只有三岁的孩子那么好,进入师范学校不仅跟不上他,还会影响其他孩子。”

管理唐敏的昆明大学附属京开幼儿园有自己的特殊儿童入学评价标准。“将根据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通过评估工具对儿童进行评估。轻度和中度儿童可以进入幼儿园参加常规课程。具有强烈攻击行为的儿童通常会建议去特殊教育学校”。

即使入学后,除正常教学外,也应根据特殊儿童的不同情况进行个别针对性培训。每月评估后,应适时调整康复计划。

“融合教育不是搁在一起就叫融合,父母陪读到底怎么陪才是合理的,什么都管?影子老师是职业的吗?在康复过程中,家庭和学校应该如何合作?学生和老师如何接受它?贾向梅说,每一个环节都将成为影响综合教育的一个重要因素,“但许多环节仍然混乱。”。

目前,主流教育接受特殊教育的方式是,除了建设特殊教育学校之外,在普通学校设立特殊教育资源教室和特殊教育助理,让特殊教育教师能够入学帮助特殊儿童。一些条件较好的城市,如广州,已经在试行特殊教育班,社会反响良好。然而,特殊班级并不意味着将特殊儿童与普通班级分开。

唐敏说,当普通学校招收特殊儿童时,他们通常提供两种服务。首先,他们把他们放在普通班级里,和普通孩子一起生活和学习。其次,他们不能让他们和普通班级混在一起。这需要提供资源教室和分配资源教师为特殊儿童开展一对一的康复培训。这两者需要相互融合。将特殊班级与普通班级分开不利于特殊儿童对环境的适应、康复甚至重返主流社会。因此,在政策层面,也强调“以普通学校上课为主体,特殊教育学校为骨干,家庭授课和远程教育为补充,全面推进融合教育”。

来源:图像昆虫创意

然而,设立资源室相对容易一些(该政策要求每五名残疾儿童设立一个资源室,每名儿童20万至30万人,康复培训也可以通过使用普通设施进行)。对唐敏来说,为资源室设置资源教师并不容易。

唐敏说,特殊教育教师不仅要负责孩子的教学和日常生活,还要进行个性化教育。同时,每个孩子的残疾程度不同,应该进行一对一的康复训练,包括语言认知、听力训练、运动康复等。这就对教师的专业化和师生比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以幼儿园为例,普通幼儿园的师生比例一般为1: 7.5,特殊儿童教育的师生比例高达1: 2.5的三倍。唐敏负责的昆明大学金凯幼儿园在云南省开设了第一个真正的早期教育融合班。由于幼儿园背后的资源,其所有教师都来自学前教育和特殊教育学院的教师和毕业生。目前,幼儿园有70名教师,其中7-8名是特殊教师,24名是特殊儿童。其中两人已经毕业,一人成功进入普通小学。

然而,大多数学校没有开办幼儿园的固有优势。他们中的大多数都面临着缺乏特殊教师的问题。这与特殊教师的短缺和缺乏直接相关。唐敏说昆明大学每年有50名特殊教育毕业生。由于缺乏配额,每年只有不到10所特殊教育学校入学,而普通学校几乎没有特殊教育教师配额。但事实上,“学校缺少很多老师,这是非常矛盾的。”

此外,与特殊教师独特而复杂的工作特点相比,半个多世纪前,在额定工资的基础上再增加15%似乎有些不合适(有些发达地区已提高到25%-30%左右),而且有些地方政府甚至还没有实行15%。职位对人才的吸引力有限,流失率也很高,这导致许多学校采取兼职专业教师的形式。在缺乏培训的情况下,缺点是显而易见的。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教授邓蒙(Deng Meng)在《现代特殊教育》中写了一篇文章,提出构建全纳教育管理和支持保障体系,以及全纳教育的专业支持平台。依托现有特殊教育学校建立全纳教育支持体系,包括省、市、县、乡级网络:省、市教育科学研究所或特殊教育学校设立省、市综合教育指导中心;建立以县级特殊教育学校为中心或区县教研室为领导的县级常规班级学习资源中心;在中心学校或残疾儿童较多的学校设立资源教室。

同时,应建立巡回导师制度,在总机构内为特殊教育指导(资源)中心指定专职管理人员和教学科研人员。为资源教师和全纳教育教师制定资源教室分配和资格标准,并开展相应培训。

教育部等七个部门发布的《第二个特殊教育促进计划(2017-2020)》规定,到2020年,所有从事特殊教育的专职教师都要取得教师资格证书,从非特殊教育毕业的教师也要接受省教育行政部门组织的特殊教育专业培训,并通过考试。此外,特殊教育教师将每5年接受不少于360小时的培训。县级负责培训正规学校教师、资源教师和派往学校的教师。

“只有更多的教师有能力教育特殊儿童,他们才会更愿意这样做,”李凯莉说,她还需要不断完善特殊教育的教师培训体系。高等学校教师培训课程体系应设置特殊教育相关模块,各级相关学历文凭教育,特殊教育知识应系统纳入普通教育教师培训和教师资格评估体系。

政策应该引导特殊教育的方向,给予支持和鼓励,让所有学校都开门在唐敏看来,一些校长会认为,“接受特殊儿童是CDPF的责任。他们害怕惹上麻烦,觉得自己与自己无关。”然而,《义务教育法》规定,“普通学校应当接受有能力接受普通教育的残疾学龄儿童和青少年上课,并为他们的学习和康复提供帮助”。

李凯丽的研究发现,许多学校对特殊教育知之甚少,他们往往只是在政策的执行上走走。例如,政策规定特殊教育学生每年至少要有6000元的资金。有些学校浪费“每学期为特殊儿童买一些文具或零食,一起拍照,然后写一条短信报告”。另一方面,特殊儿童的管理改变了它的风格:"应上级要求,改进几种形式,交几份档案。"

李凯丽坦言,“除了班主任之外,特殊儿童上课的真实情况基本上被忽视了”。一些学校即使符合条件,也没有实施无障碍设施。然而,大多数特殊儿童的家长不理解这项政策,也不能判断学校的做法是否符合法律,更不可能进行监督。

建立包容性教育的评估和监督体系尤为必要。邓孟在《全面推进全纳教育高质量发展》一文中提出,全纳教育应纳入地区和学校的评估和监督范围,建立常规评估体系和规范,残疾儿童入学率、教育教学质量、保障和支持内容应纳入评估指标体系。

普通学校根据学校残疾学生人数执行特殊教育学校的人员配备标准;与合格和包容性教学和管理人员有关的工作将纳入工作量,纳入考绩,并给予特殊教育津贴。

1.这篇文章是Akutagawa.com的原创文章。重印可以点击Akutagawa.com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以任何形式重印将被起诉。

2.芥子不接受通过公关费、交通费等形式发表虚假文章,只向读者呈现有价值的内容;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工作,希望被芥末报,请填写信息并告诉我们。

资料来源:芥末酱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彩票购买 pk10app 时时彩信誉平台


上一篇:丰田兰德酷路泽全球总销量突破1000万辆大关
下一篇:《三位一体4》剧情宣传片 三主角齐聚一堂搜寻失踪王子